欢迎来到晒秋网

晒秋网

当前位置:

你高中的那些室友,现在都还好吗?

时间:2019-11-30 07:26:07编辑:辉大大的信箱阅读(251)

今年中秋节,我是和寝室的姐妹一起过的,吃着和对面寝室交换的月饼。我今年已经大三了,可每每中秋节我还是能想起来高一的时候,第一次离开家过中秋节,和寝室长站在阳台上吃月饼、看月亮的场景。

不知道是不是全国所有的高中都要求住校,反正我们学校是这样。

高中的寝室不比大学,设施简单到只有四张上下铺的床和两个大柜子,每个柜子分成四个格,供四个人使用。有的寝室还有小桌子和凳子,我们寝室是楼层最里面,阳台光秃秃的,没有摆桌子椅子,只有我们几个或大或小的行李箱。

那时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洗漱和上厕所都要走去楼层的水房。十点钟下课,十点半熄灯,这半个小时最忙活的事就是和大家一起挤水房。我和寝室长都因为太着急,在水房门口滑倒n次,哈哈!

那时我们的课余活动很少很少,每天在寝室的娱乐活动就是往共同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寝室长在开学时买了个厚厚的笔记本,告诉我们可以随意写写啊。从她开始一路传到我的七号床,已经写满了两篇,乱糟糟的,花里胡哨的,各式各样的字体。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寝室长在一开始写的那句“你好,218!”后面还有一朵她自己画的小花,傻的不行。

那时学校不让带手机,我们高一刚来谁也不敢犯事,整个寝室一部手机都没有,只有窗台上学校配备的两部座机。大家晚上轮流给家里打电话,有的人每天都打,有的人隔几天一次。靠窗的阿茹习惯在大家抢水房时煲电话粥,等大家回来她再慢悠悠地去洗漱;每天给家里打电话报备的萱儿永远只有三句话:“喂?爸爸?嗯拜拜!”;寝室长不争不抢,总是在周三的中午不吃午饭,买好面包回寝室来给家人打电话。

那时高中的校园很小,午休经常揣了本书回寝室,背着背着就睡一会,算是午休。寝室长每天行程和我几乎相同,中午我们总是先后到寝室,然后一起出门。

寝室长人极好,就像是姐姐一样带着我们。那时高中宿管每天查寝,检查卫生,寝室长总是陪值日生一起留下,听大妈教训“地上不许有头发”“床单要抻平”。靠窗的阿茹最喜欢赖床,寝室长总是费尽心思把她叫醒,看她吭吭唧唧把头又缩回被子,寝室长仰天长啸“要上早自习啦!”

军训结束正式开始学习的时候,我感觉压力特别大,每天一节课一节课过去,马上又要月考,要期中考试,紧张得睡不着觉。我就偶尔窜到寝室长床上,和她挤在一起。有时候会被查寝的阿姨抓到,她拿手电筒晃进来,正好看到我的床上每人,就把我俩训一通。寝室长嘻嘻笑,我也毫不悔改。后来其他室友说寝室长偏心,他们也会失眠呀!就慢慢发展成,睡前寝室长会给我们讲故事,有时是白雪公主,有时是灰姑娘。她讲得极好,通常王子还没出场,我就睡着了。

军训结束后不久就是中秋,我们提前了一节晚自习下课,寝室长在学校超市给我们每人买了月饼,我拿了一块枣泥的,和她一起到阳台看月亮。寝室长看了好久好久,问我“七,你想家么?”我说“有点。”

那时我们每周回一次家,每周五的中午,寝室长都要撮合我们一起去食堂二楼的大圆桌一起吃学校巨大无比的鸡腿饭,然后八个人一起,浩浩荡荡地走出校门。我总是跟来接我的爸爸介绍“这是我提到过的阿茹”“这是我们寝室长”

……

日子就那么一周一周地过去,直到大三的中秋,寝室长在省内,我在海滨,有人南下,还有人出了国,我才想起来,五年前的那天寝室长还问我“你说这高中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到时候毕业了,你会考去哪里呢?”我没有回答,只回头看看屋子里那六个人在吵着谁要吃五仁谁吃豆沙,几乎听不到没有得到回复的寝室长在慢悠悠地哼歌。

九月妤(ID:JGXX23):与人相见时应尽量热情,也许什么时候会分离,也许再也无法再见。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